丙肝藥進醫保:不設底價的競爭性談判 藥企表示“很累”

瞿依賢2019-12-13 17:08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瞿依賢 回憶起11月中旬的醫保競爭性談判,吉利德科學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說,“四個產品談了兩天”,很累。

經歷了半個月前的談判和后續協商,2019年《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終于在11月28日正式發布,并將在2020年1月1日正式實施。

據了解,今年醫保談判共涉及150個藥品,包括119個新增談判藥品和31個續約談判藥品。其中,有70個新增藥品通過談判進入醫保目錄,而首次進入目錄的3款丙肝特效藥尤為受人關注。經過本輪調整,2019年版目錄共收錄藥品2709個。

在此次談判中,吉利德共有4個新藥談判成功,其中包括2個丙肝特效藥——來迪派韋索磷布韋(商品名:夏帆寧)和索磷布韋維帕他韋(商品名:丙通沙)。這兩款藥和默沙東的艾爾巴韋格拉瑞韋(商品名:擇必達)是僅有的進入醫保的3款丙肝特效藥,而進入醫保目錄后藥價降幅平均超過85%,每個療程費用從此前的高于5萬元降至1萬元。

夏帆寧和擇必達是丙肝1b型治療用藥,通過競爭性談判進入目錄。與此前一對一的傳統談判方式不同,競爭性談判是醫保局對丙肝1b型治療用藥采用的全新的談判方式,即不設最低價,企業各自報價,按報價由低往高確定入選品種。

羅永慶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此次丙肝特效藥的競爭性談判就是一場“博弈”,因為雙方心理價位不一樣,而其中丙通沙的談判長達2小時。

競爭性談判

福建省藥械聯合采購中心負責人林崧參與了丙肝1b型治療用藥的談判,他透露了談判過程:經過專家評審、投票遴選、跟企業確認談判意向后,吉利徳、默沙東、艾伯維和歌禮制藥(01672.HK)這4家企業的6種藥品進入最后談判,醫保局對6種藥品先進行臨床療效評估打分,再由企業打包報價,談判組依據規則對企業報價進行現場換算,判定談判結果。

羅永慶告訴經濟觀察報,企業報的不是藥物本身的價格,而是包括前期篩查等在內的療程打包價格,而吉利德旗下丙通沙的談判進行了兩個多小時。根據談判規則,一個產品的談判時間是半小時。

“競爭性談判”規定首選報價低者中標,如果報價相同,則臨床評估高分者中選。這也意味著,談判組不但需要對企業申報的數據做出分析判斷,還要對申報的數據進行換算比對,做出結果判定。

數據的測算尤為重要。今年8月,國家醫保局公布了擬談判的藥品數量,9月初組織臨床專家進行藥品臨床論證,作為藥品價格測算的參考依據,同時組織藥物經濟學專家和醫保基金測算專家進行平行測算。

根據前期測算結果,醫保局一方帶著兩組數據談判:一組是包括國際最低價在內的藥物經濟學數據,一組是藥品可能影響醫保基金額度的數據。

羅永慶坦言,談判長達2小時的原因是“達不成共識,彼此的底價不一樣”,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心理價位,“有些廠家談了五六分鐘就出局了,因為價格‘脫靶’了,沒有可談性,落在底價15%之內才有可談的空間,兩次報價脫靶就出局了”。

國家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管理司司長熊先軍在此前的談判準入藥品名單新聞發布會上表示,鑒于6個丙肝用藥普遍療效顯著、治療效果相當且價格昂貴(療程費用在5萬元以上),依靠藥物經濟學測算和常規準入談判難以引導企業將價格降至合理范圍,醫保局創造性引入競爭性談判方式,明確僅允許2個全療程費用最低的藥品進入目錄,且承諾2年內不再納入新的同類藥品,引導企業充分競爭。

吉利德的夏帆寧和默沙東的擇必達最終通過談判,而艾伯維和歌禮制藥的產品談判失敗。

2019年醫保談判共有150個新增藥品參與,談成97個,成功率約為65%。對此,羅永慶認為對創新藥來說,“進醫保并不是華山一條路”,沒進也還有別的方法,要在可及的范圍內找到解決方案,比如商業保險等。

競爭性談判是否是最好的辦法?羅永慶表示這里面有很多思考,“相信國家醫保局在做競爭談判的時候做了審慎的考慮,由于丙肝的特性,特別是丙肝GT1b的特殊性”,所以采用了競爭性談判。

對跨國公司而言,談判成功的先決條件是底價獲得總部認可,否則再好的談判技巧也沒用。羅永慶透露,吉利德中國區做了各方面的考量、預判了各種情況、寫了詳細的報告書,最后得到了總部的認可。

默沙東全球高級副總裁兼中國總裁羅萬里表示,“在2019年國家醫保目錄中,僅有兩款直接抗病毒藥物在醫保范圍內被批準用于治療基因1b型丙肝。艾爾巴韋格拉瑞韋片是其中之一,這代表了中國政府對該藥在丙肝治療領域的重要價值的認可。”

讓特效藥進醫保

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國家感染病臨床研究中心主任王福生在此前的一次發布會上表示,丙型肝炎是一種嚴重危害人民健康的慢性疾病。在我國,慢性丙肝病毒感染者大約在760萬-1000萬人,沒有及時治療的病人通常表現的自然病程是典型的三個階段:慢性肝炎期、肝硬化期和肝癌或肝衰竭期。

國際上傳統的丙肝治療方案是用干擾素治療,但干擾素需要注射,患者順從性差,口服DAA藥物(口服直接抗丙肝病毒藥物)則更加方便。

2018年,多款丙肝創新藥在國內獲批:4月,默沙東的丙肝口服直接抗病毒藥物艾爾巴韋格拉瑞韋獲批上市;5月,吉利德的“吉三代”索磷布韋維帕他韋片獲批,用于治療1-6全部基因型丙肝;6月,國內藥企歌禮制藥研發的抗丙肝1類創新藥達諾瑞韋(商品名:戈諾衛)獲批;11月,吉利德的“吉二代”來迪派韋索磷布韋片獲批。

“現在的藥物有幾個特點:服用方便、療程較短、安全有效、治愈率高,價格合理(進入醫保以后)。服用方便主要體現在完全口服藥物,不用打針;療程較短主要是治療時間為12周;藥物安全性和患者耐受性都很好,無明顯的不良反應,關鍵是臨床治愈率接近100%,”王福生說,有一個問題是藥物治療費用較高,4年前在美國治療費用一天為1000美元,而進醫保之前在我國一個療程費用也在3萬-7萬元。

丙肝藥的市場是“治愈型”市場,隨著患者的治愈率逐漸減少。吉利德是丙肝巨頭,從2013年丙肝藥物上市以來,吉利德共推出了4款丙肝藥,2016年丙肝藥物銷售額接近200億美元。隨著患者的逐漸治愈,2019年的預計銷售額大約為30億美元。

進入醫保也意味著大幅降價,羅永慶表示,政府的目標很清楚,就是惠及老百姓,企業要考慮的是以醫保局的價格是否有利潤,所以進醫保是產品讓患者可及、政府醫保可承擔、企業研發可持續三者的平衡點。“總部對中國銷售有預期,我們在中國上市了‘吉一代’‘吉二代’‘吉三代’,肯定需要有商業回報”,進醫保是“以價換量,使銷售額不比預期差太遠”。

在本次調整前,醫保目錄里丙肝治療只有一種采用干擾素方式的治療方案,治療時間1年、治愈率在50%左右。3款新藥進入后,DAA類(口服直接抗丙肝病毒藥物)丙肝藥物用藥時間約12周、治愈率98%。

不過這次3款丙肝藥物的醫保支付標準(企業與國家醫保局共同約定的醫保支付標準,是基金支付和患者個人支付費用的總和)沒有對外公開,企業與國家醫保局達成了支付標準保密協議。

對此,熊先軍表示:“為有利于引導企業大幅降價,嘗試引入價格保密的做法,對部分藥品的成交價格承諾官方不對社會公開。明年(2020年)1月1日目錄落地后,廣大參保群眾會有切身感受。”

進醫保是提高藥物可及性的第一步,但進醫保后進醫院還有一個過程。羅永慶希望政府可以協調各方,企業加強疾病的科普教育,保證以最快的速度供應。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聞部記者
關注醫療、醫藥等大健康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699彩票app